@孫仲旭(文學作品譯者)
  讀過《晚安玫瑰》,這是遲子建的最新小長篇,第一次讓我讀她的作品讀得失望。第一人稱的“我”塑造得並不能令人信服,關於哈爾濱、猶太人在哈爾濱、“我”離奇的身世、感情生活及“復仇”都未能圓。
  @李淼在微博(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)
  讀詩-陶淵明即使不是佛教徒,他比現在學佛的人離自性更近。他的詩歌天真自然,如果我們能夠坐時光機回到公元五世紀之初,見到陶淵明讀詩,一定如尋常說話,“停雲靄靄,時雨濛濛”。
  @範典(書評人):
  中午讀@世紀文景 出版社的《那兩個女孩》,出自加拿大女作家羅莉·蘭森之手,講述了一對連體女孩的故事,近似於紀實文學,可它卻是一部純正的小說,細節真實,講述並不濫情,讓你在這對面對生命、死亡、痛苦時的女孩的抉擇與心理世界,很難不讓人動容和感慨。
  @三聯鄭勇(三聯書店文化出版中心主任)
  重讀了王鼎鈞《碎琉璃》,推薦《一方陽光》,想晚上再次讀給小女。多麼希望能找到七十多年前,童年的王鼎鈞和母親一起沐浴著冬日陽光的那方天井中的一片陽光。母親放下針線,把我摟在懷裡,“如果你長大了,如果你到很遠的地方去,不能回家,你會不會想念我?”作者64歲時寫下這篇文章,是在回答母親嗎?
  歡迎自薦讀書好微博至@新京報書評周刊,本報將擇優刊發。欄目主持:柏琳  (原標題:微博閱讀)
創作者介紹

Victoria

ay09ayien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